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简报

2019年第六期

发布时间:2019-07-08 10:22 浏览量: 字体:

6 

  人民调解典型案例选编 

    娄底市司法局办公室编                   2019610 

 

  目录 

  【编者按】 

  【县(市、区)、乡镇(街道)、村(居)人民调解委员会案例】 

  罗甲与罗乙合同纠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委员会案例】 

  肖某与某市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编者按】随着我市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矛盾纠纷呈现利益主体多元化、利益诉求多样化、利益关系复杂化的新变化、新特点、新动向。人民调解具有网络健全、贴近基层、方便快捷等特点,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第一道防线”,被誉为预防化解矛盾纠纷的“东方经验”。我市着眼矛盾纠纷“早发现,早介入,早调处”,不断加强人民调解组织建设、队伍建设、业务建设,较好发挥了人民调解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中的基础性作用。今年截至5月,我市各级、各类人民调解组织成功化解矛盾纠纷10689件。 

  今年313日,市委政法委等十一家单位联合下发《关于坚持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 进一步加强人民调解工作的实施意见》(娄司发20197号),要求聚焦人民调解的组织领导、任务分解、责任落实三方面工作,提出构建分层分类、有机衔接、配套保障的人民调解矛盾纠纷化解体系,形成党委政府领导有力、司法行政部门指导得力、相关部门紧密配合、调解网络健全完善、工作领域拓展延伸、调解质量优质高效、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工作格局,为进一步加强我市人民调解工作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基本遵循。 

  为落实《实施意见》关于“设立并发挥人民调解案例库的指导作用”的工作要求,我局从大量人民调解案例中摘选了部分具有指导意义的典型案例,将以简报的形式陆续予以刊发,供大家学习借鉴,以期更好地探索新形势下人民调解工作规律,提升人民调解工作的质量和水平。    

【县(市、区)、乡镇(街道)、村(居)人民调解委员会案例】 

罗甲与罗乙合同纠纷及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基本信息

  检索主题词:人民调解 刑事和解 合同纠纷 人身损害赔偿纠纷 乡镇人民调解委员会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1026日,某安置移民小区(以下简称某安置小区)安置房建设工地发生一起纠纷,被安置人员罗甲被人用钢筋打伤头部、肩背部,后派出所出警制止,受害人罗甲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当事人罗乙被带回派出所调查。数日后,罗甲的伤情经法医鉴定为轻伤,罗乙涉嫌故意伤害犯罪,因考虑到双方存在合同纠纷,且案件符合轻微刑事案件和解的相关规定,112日,派出所将本案移送至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      

   【调解过程】 

  本案受理后,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分别对当事人展开了调查,收集与纠纷相关的证据材料,为调解做好准备。 

  经查:受害人罗甲及其家庭成员共有3人,是某铁路扩能改造项目第一批征地拆迁安置户,2014年与用地单位签订《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协议》,获得某安置小区安置基地120平方米。该基地2016年底开始建设,预计20174月交付。罗甲考虑到自己已经购买了商品房且父母的安置基地由自己使用,决定将名下安置基地转让给他人。在朋友的介绍下,罗甲于201725日与罗乙签订《安置基地使用权永久性转让协议》,以4500/平方米的单价,54万元的总价转让给罗乙。后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某安置小区延期到20184月才交付,某指挥部计划按安置政策再增加一年延期安置过渡费补偿给每个被安置人员。  

  罗乙认为安置基地延期交付影响了其建房时间,所获得的延期安置过渡费应当归自己所有,遂向某指挥部主张20174月至20184月的延期安置过渡费。罗甲则认为双方转让的只是基地,要求某指挥部继续向原始安置人员支付延期安置过渡费。由于《转让协议》约定不明,某指挥部决定待双方协商好后再支付延期安置过渡费。  

  双方多次协商未果,罗甲向律师、其他知情人咨询后,获悉该安置基地单价已经上涨至约9000/平方米,并得到了以农村宅基地禁止私自买卖为由,收回安置基地的建议,遂产生了主张《转让协议》无效的想法。罗乙从侧面获知罗甲的想法后,为制造既定事实,于201810月初在该安置基地开工建房。罗甲担心房子建成后,自己的诉求无法实现,于1026日开始阻工。双方因语言、行为过激,造成肢体冲突,罗乙持钢筋将罗甲的头部、肩背部打伤。  

  在掌握了纠纷的来龙去脉后,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进一步开展调查,罗乙虽长年在外经商,但没有迁出农村户口,系罗甲同村村民。从某市征迁事务处、某指挥部等部门获悉,某市征地拆迁安置政策已由宅基地安置补偿调整为货币安置补偿,鼓励货币安置户通过购买他人剩余安置基地或商品房进行安置,且罗乙正是第二批征地拆迁项目中的货币安置对象。  

  为明确案件法律关系,某镇人民调解员会组织召开了案件分析研判会议,分析认为:  

  (一)罗甲与罗乙签订的《转让协议》合法有效。罗甲根据《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协议》获得的某安置小区120平方米安置基地属农村宅基地,根据政策可以在农村人口中转让交易。罗乙系某镇某村农民,且原有住房已经被依法征地,现在该村无其他住房,其通过转让获得宅基地的行为不违反“一户一宅”等政策规定。双方所签订的《转让协议》符合国家法律,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罗乙已经履行了协议约定的全部义务,主张继续履行应得到支持。安置基地价格浮动应属市场正常现象,罗甲的诉求不应得到支持。  

  (二)因安置基地延期交付,政府支付给征地拆迁安置户的延期过渡费归罗甲所有。政府征地拆迁安置文件规定,签订《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后18个月内交付安置基地,并支付3000/人安置过渡费,因基地建设等原因造成的延期安置,按延期时间支付延期安置过渡费。由此可见,延期安置过渡费是政府对安置人员生活保障费用,不是安置基地延期交付的赔偿款。《转让协议》的标的为安置基地的使用权转让,安置人员的身份不能转让。因此,在《转让协议》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罗乙主张一年延期安置过渡费的诉求不应得到支持。

  (三)罗甲因伤造成经济损失依法审核认定,由罗乙赔偿,并通过合理赔偿争取刑事谅解。1026日的争执,双方均有一定责任。罗乙明知矛盾没有化解,就开工建房容易引起纠纷,仍然强行建房,且持钢筋伤害罗甲,应承担主要责任。罗甲上门阻工的行为明显违反国家法律规定,是引起纠纷激化的原因之一,应承担部分责任。结合两高一部关于轻微刑事案件和解的规定,为及时化解双方纠纷,促进社会和谐,调解人员认为宜在调解过程中通过依法审核计算罗甲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继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经济损失,并通过合理适当补偿的方式达成刑事和解,争取案结事了。  

  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在分析研判的基础上组织双方进行了面对面的调解,通过对证据的核实,法律条文的解读,双方的对立情绪慢慢得以缓解,双方最终采纳了人民调解员意见。  

   【调解结果】

  115日,在人民调解员的主持下,双方签订了《人民调解协议书》,约定双方签订的《转让协议》合法有效继续履行,延期安置过渡费归罗甲所有,由罗乙一次性赔偿罗甲因伤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8.8万元,罗甲出具刑事谅解书。  

   【案例点评】 

  本案能够成功调解主要得益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一)充分的调解前准备工作。通过走访调查,人民调解员掌握了纠纷来龙去脉,找准了双方纠纷的关键和争议焦点,在调解过程中坚持用事实和证据说话。  

  (二)找准了法律关系。通过研判分析,理清了纠纷中的各种法律关系,在调解过程中坚持用法律和政策说理。 

  (三)找准了调解切入点。本案纠纷的重点不是损害赔偿,而是合同纠纷,如果不处理好合同纠纷,调解工作将陷入被动。  

  本案纠纷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当事人对征地安置政策的了解不全面;二是当事人咨询律师时,提供的证据和事实不完整,误导律师给出了错误的咨询意见;三是当事人双方对纠纷解决的渠道不了解,没有第一时间申请人民调解或提起诉讼,而是采取过激行为。本案的成功调解,既维护了当事人的权利,解决了矛盾纠纷,又改善了邻里关系,促进了社会和谐,也确保了该安置小区安置房建设工作的顺利开展,对安置小区中转让基地的各户起到了示范作用。(娄底市娄星区司法局供稿) 

    

【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委员会案例】 

肖某与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基本信息

  检索主题词:人民调解 医疗纠纷 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113日,某村村民肖某因慢性关节痛风前往某医院中医科室治疗。肖某在与医师讲述完病情后要求输液治疗,医师告知其输液治疗的效果不明显,只能暂时缓解病情,建议吃中药治疗效果更好,肖某同意了医师的治疗方案。随后医师给肖某开好中药单,并要求其在医院熬制。肖某取药后认为某医院熬制的效果不好,坚持回家自己熬制。医生在再三嘱咐肖某药单中的川乌含有毒性,熬制时应根据次数分别放入一定的量后,让其将药带回了家。回家后的肖某,忘记了医师的嘱咐,直接将其他中药连同所有的川乌一起放入砂锅内熬制。肖某服药后,随即出现四肢麻木,大汗淋漓,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倒地昏迷休克,其家人立即将肖某送到某医院治疗。由于肖某病情严重,某医院随即将肖某转入甲医院治疗,确诊为川乌中毒。出院后肖某到某医院大闹,要求某医院赔偿70000元医疗费用,严重影响某医院的正常秩序。肖某提出的赔偿金额远超出某医院的预期,双方争执不下,共同向某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收到调解申请后,某人民调解委员会立即选派了优秀人民调解员主持调解,并邀请某村村干部协助调解。人民调解员认真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走访调查了医院有关人员,查看了病历等资料,明确了双方的争议焦点。  

  (一)肖某中毒,由谁担责 

  肖某坚持认为是某医院中药房没有把川乌按次数等量分装,才导致其将川乌一次性倒入砂锅内熬制。某医院则认为:1.本应该在院内熬药的,是肖某坚持回家自己熬药;2.医师已经再三嘱咐过其川乌药性与用法用量,是肖某自己不遵医嘱,故医院不存在过错。  

  人民调解员进行分析后,认为肖某和某医院都有一定的疏忽和责任。肖某私自把中药带回家熬制,某医院没有予以严厉制止,并且没有将川乌按次数等量分装再发给肖某,某医院确有疏于管理,药剂师责任心也不强。而肖某为了省时省事不遵医嘱,自身责任也无法免除。由于中毒事件已经发生,对肖某的身体也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人民调解员引导双方当事人对赔偿金额再进行具体协商。  

  (二)损失多大,金额几何 

  经甲医院检查,肖某身体基本已经恢复健康,尚未发现任何后遗症。经人民调解员多方面反复对双方当事人做工作,双方协商后,某医院表示考虑到肖某家庭条件困难,加之医院确实存在过错,故愿意赔偿肖某部分医疗费用。人民调解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结合肖某实际情况,提出赔偿建议,双方均表示接受,并就具体意见进行协商,最终达成一致意见。  

   【调解结果】

  最终在调委会的耐心调解下,当事人双方达成以下调解协议:  

  1.某医院一次性赔偿肖某32700元,在协议签署后现场支付。  

  2.肖某在收到上述款项后,双方本次医疗纠纷终结,肖某及其家属不得就本次纠纷以任何理由再影响某医院的正常运营。  

  经回访,双方当事人都认真履行了协议,当事双方对人民调解员的调解和处理结果均表示满意。  

   【案例点评】

  本案争论的焦点在于双方都认为是对方的责任,推脱自己的责任,互不相让。经过人民调解员多方面走访了解情况,合法合理分析各方责任,组织双方调解次数长达12次之多,动之以情晓知以理,最终做通双方工作,签署了协议。本案提示诊疗行为是个复杂严谨的动态过程,要增强医务人员的工作责任感,预防减少责任事故的发生,切实维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和社会稳定。(涟源市司法局供稿) 

信息来源:娄底市司法局 作者: 编辑:
扫码浏览